2019-11-13 9:42 | 环渤海新闻网
来源: 唐山晚报

作案近300起!唐山乐亭公安局侦破系列盗窃案纪实

原标题:作案近300起!一个盗窃团伙的覆灭 乐亭公安局侦破系列盗窃案纪实

图为起获的赃物。警方提供

  环渤海新闻网专稿 (记者 魏伟 通讯员 刘如涛)一个由7人参与的犯罪团伙,频频盗窃、屡屡得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作案近300起!

  近日,乐亭县公安局发挥警务一体化优势,多警联动、雷霆出击,在市公安局、海港公安分局的大力支持下,盗窃团伙成员悉数落入法网。

  昼伏夜出 交叉作案

  盛夏时节,溽热难耐。乐亭县公安局正值集中警力与几个涉恶涉黑团伙进行短兵相接,尤其是侦破上级交办的异地涉黑大案处于胶着状态。火上浇油!该县农村入春以来连续发生入户入室盗窃案件,并呈上升趋势,一夜之间连发多起,社会各界反映强烈。

  百姓事,大如天。农村发生的系列盗窃案件,引起乐亭县副县长、公安局长张群的高度重视,随即统筹安排、调整警力,由纳入省刑侦情报专业研判人才库的杨凯牵头,成立专案组,多措并举,全力攻坚。

  就在办案民警集中精力整理归纳各类信息时,农村发案不仅没有得到遏制,犯罪嫌疑人作案反而越发猖狂,似乎与民警展开了较量。

  8月22日夜里,毛庄镇某村又发生两起入户盗窃案。有一户空无一人,没有发现丢失;另一户则丢失放置前院的电动三轮车,价值6000余元。

  8月23日凌晨,县城南13公里的闫各庄某村一农户丢失一只母山羊,价值1000余元。犯罪嫌疑人翻墙进入后院前,用随身带来的毒火腿肠将护院的狗毒死。就在这一夜,县城北4公里的毛庄镇某村一个农户还丢失一口院子里的莲花缸,价值不菲。

  ……

  这个盗窃团伙盗窃物品多达几十种,案件侦破之后才知道,有些农户还丢失了皮袄、被褥、洗衣机、鞋袜、毛毯、红酒、饮料、洗车泵等物品。

  犯罪嫌疑人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没有目击人,现场没有留下有价值痕迹,民警凭经验判断是一伙盗窃老手,分工明确、“干活”利落。然而大道无形总有影,这些案件从作案手段、时间上看,有诸多相似之处,同时或多或少留下了他们的“影子”。

  凡是作案猖狂之际,多是东窗事发之时。办案民警克服枯燥与繁琐,改变过去往返现场、“慢三拍”的被动局面,腾出更多的时间组织研判。

  民警利用视频监控助力破案已成为一种常态。办案民警把公路卡口和其它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仔细梳理,从许多光线很暗的视频中寻找蛛丝马迹,并与收集的1500余条各类信息对接、串联,仔细寻找与案件有关的信息,终于有了令人惊讶的发现:有一辆白色现代轿车和一辆经常更换牌子的五菱白色面包车有重大作案嫌疑。进而,一个松散结合、交叉作案的盗窃团伙的活动轨迹被勾勒出来,使整个案件侦查有了质的飞跃。经过线索追踪,一个由7人组成的盗窃团伙暴露无遗。

  劣迹斑斑 沆瀣一气

  这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盗窃团伙,实施盗窃犯罪的4名主要成员均有前科,他们不止一次“进去过”。

  魏某,乐亭镇人,1969年3月出生。已是知天命之年的他仍为单身,多次因盗窃罪锒铛入狱。1994年10月,魏某因盗窃罪被乐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1996年11月,其又因犯盗窃罪被乐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9年。之后,其又因盗窃罪被劳教、拘役、监视居住。2015年10月,其因盗窃被乐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五个月。

  尹某,乐亭镇人,1977年3月出生。2009年6月,其因盗掘古墓被乐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期执行二年,处罚金2万元。2014年10月,其又因犯盗窃罪,被乐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两个月。

  李某,乐亭胡坨镇人,1990年3月出生。父亲早年去世,母亲改嫁不知去向,孤独一人,至今单身。2012年9月,因犯盗窃罪,被遵化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2017年3月,其又因犯盗窃罪,被乐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

  赵某,海港区王滩镇人,1985年7月出生。2008年9月,其因犯寻衅滋事罪、妨碍公务罪,被乐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2017年7月,其又犯寻衅滋事罪,被乐亭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十个月。

  早在2013年,魏、尹就曾参与一个盗窃团伙作案多起,盗窃胆瓶、翡翠扳指、玉戒指、旧版人民币、旧木床、石狮子等,其中旧木床价值7500元,此外还有食油、鱼虾、鸡翅等。

  除了上述4名盗窃团伙主要成员外,其余3名成员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为盗来的电动三马车、古董等销赃,很多时候随盗随销,盗销一体,链条完整。

  王某1974年3月出生,田某1965年5月出生。王某和田某均为汀流河镇人。他俩以收废品为掩饰,一个电话就将盗来的三马车敲定,几千块钱的车低价出售,有的才卖几百元钱。

  另一名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成员符某,1974年3月出生,滦南县青坨营镇人。2017年,符某就与尹某有联系,之后没有间断。从符某详细的供词中了解到,第一次他从尹某那里花1400元买了一对胆瓶,第二次花1000元买了一对胆瓶另有几枚铜钱,第三次花1000元买了一对旧木椅子,第四次花3000元买了一对胆瓶,另外花1000元买了部分旧书……两年多来,网名“家和万事兴”的符某,与网名“乐亭老弟”的尹某来来往往,交易频繁。好多时候,尹某把盗来的古董送到符某家里,然后符某通过微信把钱转给尹某。

  盯着“短板” 专偷“漏儿”

  这个盗窃团伙除了见啥偷啥、不曾空手外,还盯住农村中日益增多的空闲房屋,专门盗窃里边的老物件、老古董。

  随着老龄社会的渐行渐近,农村许多上了年岁的老人投奔城里的儿女。对住了一辈子、甚至几代人没有离开过的老屋,许多人难以割舍,往往向左邻右舍打个招呼,拿些简单的生活用品,锁上门就走了。他们或长期住下,或是只去“猫冬”,有的一年半载也不回家看看。这一间间空巢便成了乡村中的治安防范“短板”,而空巢里的老古董、旧物件,却成了“漏儿”,被盗窃团伙视为“猎物”。

  因为家里无人,盗窃起来肆无忌惮,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翻箱倒柜,连犄角旮旯也找个遍。直到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时,有的还是“铁将军”看家,甚至不知道自己家中什么东西被盗。

  乐亭警方此次侦破的近300起案件中,盗窃老古董、老物件的占70%,涉及100多户,发案地占全县25%的村庄。从起获的赃物看,有瓶、碗、坛、罐、筒、字画、老酒、圈椅、鱼缸、银元、像章,还有老辈子的石鼓、石碓、石门枕等,集中起来,宛如集市上旧物地摊。

  案后沉思 几多启示

  随着一个盗窃团伙的彻底覆灭,整个乐亭乡村发案率明显下降。警方认为,从长远的观点来看,农村治安防范仍任重道远。

  一是一些农村、农民防范意识淡薄,防偷防盗能力差。从侦破案件中看,凡是村里、道口、农户安装监控的,发案相对较少。家中有值钱的物件有人看管,不给盗贼可乘之机很重要。据案中一名团伙成员交代,他们知道胡坨镇某村一户农民家中有古玩,但盯了七八个昼夜,因为家中有人没有得手。

  二是一些农户法制意识不强,发现自己家中被盗不报案,有的以为丢的东西不值多少钱,报了也没用。有的认为查找无望不向外声张。

  三是犯罪嫌疑人多是累犯惯犯,居无定所,反侦查能力强,很难查实抓捕。

  四是在搞好农村综合治理中,加大侦破案件力度,始终保持高压态势,全力打击涉及民生案件力度。

编辑: 许云姣
2019送彩金500的网站大白菜 博彩公司免费送彩金 免费送彩金棋牌游戏 送彩金棋牌 易迅彩票送彩金 送彩金棋牌10可提现 棋牌游戏送彩金38 广西快三机器人 送彩金棋牌10可提现 彩票大赢家走势图